辛弃疾的东坡肉

【凯诺】———初吻3

3
以诺在家煮粥,突然听到门口输密码的声音,“叮,密码错误请再试一遍”“叮,密码正确”门开了以诺转警惕得过头去,王俊凯从门外走来,以诺这才放松了下来,继续低头熬粥。
——-你怎么知道我家密码?
——-先试的你生日,不对。后来想到你爱看柯南,跟我说过柯南变小的药叫什么aptx4869,我就试了试4869没想到真开了。

说着王俊凯从背后抱住以诺的腰把下巴放在她肩膀上,以诺轻闪了一下又很快恢复平静,王俊凯偷笑,她可真敏感。
——-你还挺聪明的呀
以诺转过头去看他,王俊凯瞅准时机,顺势一啄,又是一记响吻。以诺无奈,真是拿他没办法
——-那当然我是谁!
咦?
是我的错觉吗?这次怎么没有荔枝的味道?
——-那是因为第一次我吃了荔枝味的糖呀我之前不是关门回来着嘛,一是刚到完垃圾要洗手不想弄脏你的衣服,二是嚼了一块荔枝糖

——-为什么要吃糖难道你有口臭?(他坏笑)

———什么啊,你以后要和其他女演员拍吻戏,你桃花运那么旺,以后肯定还会吻更多的女生,我要让你记住专属于我的味道,有荔枝味道的吻才是我的吻。

好了粥好了,喝粥吧。

两人在桌前坐好,一手捧着一碗粥。

———我以后和其他女演员拍吻戏一定和你提前报备,
还有,什么换七八糟的吻更多女生,只吻过有你一个,今后也只有你一个。
我职业是有点特殊,但我也不允许我的女朋友这么乱想。


女朋友,原来他真的把我当女朋友看待的,以诺抑制不住的弯弯嘴角,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触碰了,可是理智将她心中的小粉红无情的掐灭了。

她清了清嗓子,仿佛下了很大决定:可是,我并不想做你的女朋友。

王俊凯喝粥的动作停了下来,皱眉,
——你说什么(我是不是听错了)
——我说我不想做你的女朋友,最起码现在不行。

——为什么?(眉头更紧了)
——你现在如日中天,正是要好好打拼的时候,粉丝媒体每天那么紧俏的盯着你,任何闪失都会对你的事业造成影响。我不能害了你。而且我马上要去美国交换了,为期两年。于你于我都没有条件在一起。况且你还和粉丝有个25岁之约不是吗?

王俊凯的脸色明显阴郁了,但他也不是不理智的人,他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,她说的都对。

王俊凯想起了他那个25岁之约,该死,当初为什么那么傻?

——你要是在美国看上别人怎么办?
该死,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没有自信,问的时候也明显底气不足。自14岁出道以来,粉丝的呐喊给予他们光荣,他虽出身一般,但无比自信,他还没有如此不安过。要知道她周围充斥着高智商高学历高精尖人才,那么优秀的她万一被别人抢了去………
——我应该没什么时间谈恋爱,而且我给自己的要求是大学不谈恋爱。


………
——-我们做一个约定吧,两年为期。这期间我们都是自由身,如果两年后我回来了,那时,我们彼此还有感觉,就在一起。如果在这期间你爱上了别人,我也不会怨你,我会祝福你的。

——-我要加上一条
——-什么

——-两年后你回来了,我要你许诺我一件事,我要你做什么你都得答应我。
——那,那你把我卖了我还得帮你数钱啊?


——我又不是人贩子,况且我这么有钱,真不在乎卖你那几个钱。(偷笑又突然装正经得掩盖偷笑)
——切!那你叫我以身相许,我还得屁颠屁颠的答应啊


——对啊,我叫你以身相许,你得从我啊。(这话似玩笑又非玩笑的)

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异样的感觉,引得人双颊发烫又夹杂着一丝甜蜜。

以诺无从判断他说的是不是玩笑,咳咳两声糊弄过去。心里划过一丝暖流,暗自庆幸却不想表现出来

王俊凯却不想放过她:你到底答不答应啊?!

他是认真的?

以诺觉得这件事有必要严肃的说道说道,而不是嬉皮笑脸得玩笑带过
她酝酿了一会儿,正色道

———说实话,我这两年势必要忙得脚不沾地,无暇顾及恋爱。我不是一个小气的女生,学医本身思想就要足够开放,我允许我的男朋友因为工作吻别的女孩因为工作在戏里扮情侣,这我都OK,我都支持我都理解,我不会有任何不满。但在这两年里我们不是男女朋友,我们彼此独立自由,你的工作是拍戏,需要各种情感体验,你需要恋爱教会你在戏中怎样表达,你需要体验不同的情感,你甚至要经历失恋,来帮助你成长…你周围的圈子里美女众多,诱惑众多,两年,什么都有可能发生,你现在爱的是我,也许两个月不见你就会爱上别人,所以别给自己立flag了

王俊凯见她如此这般,也收起笑脸,严肃的说道

———我虽身处娱乐圈,但我骨子里是个传统的人,我已经深陷风月场,四面楚歌,不会让我以后的家庭沾染这些风气。是的,我说的是家庭,(他异常坚定)我对待所有的事都是认真的,对你也是认真的。我觉得如果谈恋爱就认真爱,就以结婚为目的。我尊重敬佩每一位同行,但我自己乃至我的家庭不期望找一位同行太太。你别逃避了,(他直直得盯着她的眼睛)我给你两年的时间做心理建设,但我尊重你,这两年你不属于我,如果你爱上别人,我也会祝福你,如果两年后你回来了,你还爱我,如果我要你,不能拒绝我。

以诺直直的回望着她的眼睛:好啊,我跟你赌这一场。如果两年内找到更好的人,要及时告诉对方,别再无谓的等下去了。
两年后彼此还在。。。。我。。。。我满足你!(嘴上虽然在逞强,脸还是不争气的红了)

——一言为定
——一言为定






王俊凯一股脑把粥全部喝完,去池边洗了。走到以诺身后,弯下腰,亲吻她的脸颊,不容置疑的温柔“晚安”

这是他留给她最后的温存。
王俊凯这场以初吻开始,以赌约结束为期不过几小时的“初恋”结束了。

【凯诺】——-初吻 2

2
他俩不约而同的低下头偷笑。
———我在门口都站累了,就不请我到你家坐一坐吗?
———那,请进吧
其实他们是邻居,不用想也知道房间布局一摸一样
但让王俊凯惊讶的是他们俩连装修风格都能90%相似,一样的都市精英极简风,全套muji家具搭配浅蓝色为主的基调墙纸。颇有医生的干练整洁。王俊凯一进房间小样儿便摇着尾巴屁颠屁颠的跑来迎接,这萨摩耶通体雪白甚是漂亮。
——-奇怪我养它是用来看家的,它可倒好,一看见你,连主人都不要了。
——-那说明我们投缘啊。
正说着呢,小样儿就作势要往王俊凯身上扑要抱抱。
王俊凯不知有什么魔力,所有的小动物见了他都乖乖任他抚摸,无一例外的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。
——-样儿,你丢不丢人,人家刚来不抵御外敌就算了,还投怀送抱!
——-它当然是跟他的主人学的啦,有其狗必有其主嘛!
以诺猛的转过身去,吓得王俊凯顺势坐在沙发侧扶手上
——-谁投怀送抱了,我是在帮你提升业务能力
死鸭子嘴硬。
王俊凯顺手捞过她,让她坐在自己腿上,憋笑的看着她,眼睛里溢满了爱意。
———那就麻烦小诺老师多多帮助我这个后进生啊
说着又低头去寻找那片让他心神荡漾的存在,轻点朱唇,将彼此看到眼睛里去,默契得扬一扬嘴角,笑了。啄了一口,又琢了一口,好软,荔枝味,好甜,最后深深地加深了这个吻,唇齿交融,爱意泛开来,只觉得心旷神怡,头晕目眩。
吻着吻着以诺只觉得身体发软,她将全身的重量压在王俊凯身上,王俊凯也吻的意乱情迷,向身后的沙发倒去,以诺重重的压在他身上,两人方才清醒,两人胸廓剧烈的起伏,都涨红了脸,以诺的34D的酥胸垂下来似有若无的蹭着他的胸膛,王俊凯咽了咽口水将盯着她胸的眼睛快速移到别处,羞红了脸。以诺意识到不妥,快速弹起整理头发,无意中瞥见王俊凯身下的小火苗已经昂首,王俊凯也注意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,从沙发上弹起。
——-我回家冲澡
——-嗯,我送你
以诺将他送到门口,小凯打开门
———我待会熬点粥,你洗完澡要是没吃饭可以过来吃点。
——-嗯
就在以诺以为他马上要出去的时候,王俊凯突然左手垫在她的后背将她按在墙上,右手捏住她的下巴,轻轻抬起,低下头去狠狠的嘬了一口,一溜烟的跑出门,到了对面他家去冲澡。留下以诺一个人懵逼“他可真霸道!…………又温柔。”

【凯诺】(王俊凯脑洞)———-初吻

小诺!”
她回头
“小诺……我……我要去拍吻戏了…下周。”
“奥”她应了一声,侧靠在墙上,低着头,并没有说什么。
“你……你应该知道的,我对你……的……的感觉”
她点头
他走上前想拉她的手
她突然转身打开门再把门碰上没了踪影

他悬在半空的手失了目标,没了方向颓然落下“哈,我果然,是……自作多情了么?”他自嘲地一勾一勾嘴角,无奈的笑。他刚要转身回去,门突然开了。
他直直地看她从门里出来,看她染上红晕的两颊,看她微扬的嘴角,看她双手攀上他的脖子,看她樱红的水嫩的唇贴上他的,看她小扇子一样浓密修长俏皮的睫毛,在他眼睛下方1公分处轻轻颤抖。

他下意识瞪大双眼瞬间大脑一片空白,两秒钟后他才反应过来,他这是初吻了。小诺嫩嫩的Q弹的双唇正研磨着他的双唇,微凉,又透着燥热。他闭上双眼用心感受着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美好时光。

小诺只是轻轻颤抖得吻着他的双唇,心里酥酥麻麻的,男性先天的占有欲与天赋猛的上头他开始掌握主动权,像对待一颗水蜜桃的果冻一样轻柔地吮吸,他似乎并不满足,想要更多,刚想用舌头撬开她的贝齿,这时小诺却突然推开他,大口得喘着气,这时的他们都满脸通红,“你要记住刚刚被女生强吻的感觉,对你拍戏有用。”她不敢看他。

“嗯”他也害羞,但左手还是忍不住抚上她的背,右手捧起她的脸,再一次侧头吻了上去,这一次他一来就掌握了主动权开始攻城略地翘起她的贝齿,勾引她的舌头,她吓得往回一缩,他并不想饶她,不容置疑的再一次勾引,她轻叹一口气,只能从了他。他的舌头在她的嘴里翻云覆雨,搅弄一番天地,仿佛在宣示主权,她层层溃败,丢盔弃甲,只好跟了他的节奏随他驰骋,她攀在他脖子上的手臂又紧了紧,两人之间再无缝隙,他能感受到她玲珑的曲线,软软的,这让他热火中烧。

小凯因为常年练声,气息很足,又无师自通得在第二次接吻中掌握了换气的诀窍,本以为会吻到天荒地老,没想到又再一次因为小诺没了气息而中断,小诺两手抵着他的胸,大口喘息,小凯看到这样可爱的她,更是笑的关不住虎牙。
“你笑什么?!”
“笑你傻,都不会换气的”
“这是我的初吻!”她佯装生气,抬头据理力争,看到他清澈见底的眸又猛的低下头“当…当然不会换气”说罢,脸上的红晕又加深了一层
他也害羞,“也…也是我的初吻呐。”